关于"九一八"事变,你不知道的四个真相

2016-09-20 16:38 来源: 文都教育
摘要: 又是一年9月18日。1931年的9月18日,是中国人民永远难忘的一天。这一天,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所属的河本末守中尉率其部下,经过长时间密谋

  又是一年9月18日。1931年的9月18日,是中国人民永远难忘的一天。这一天,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所属的河本末守中尉率其部下,经过长时间密谋和精心策划,炸毁了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的一段南满铁路,栽赃嫁祸于中国守军。以此为借口,日本关东军向中国军队发起猛烈攻击,炮轰沈阳北大营和兵工厂,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事变背后,那些不为人熟知的历史真相,需要我们铭记。

  真相一 打响抗日第一枪的是谁

  日寇曾经认为中华民族是一盘散沙,却没想到有人违抗"不抵抗"的命令打响了抗日第一枪。这个人就是来自辽宁盘山的王铁汉。据史料记载,"九一八"时北大营是王以哲第7旅驻地,王铁汉时任620团团长。

  王铁汉曾说起,当时旅长王以哲因参加水灾赈济,不住在营房。日本人进攻北大营时,上面不断传来"不许抵抗"的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对进入营房的日军,任何人不准开枪还击,谁惹事,谁负责。"

  于是,一场没有抵抗的屠杀开始了。据史料记载,日本兵一开始都是用刺刀扎,东北军士兵赤手空拳,被扎死的很多,钻到床下的士兵都被机关枪扫射而死。为了带领兄弟们突围,王铁汉冒着违抗军令的风险,命620团士兵待日军一走近就开火。

  真相二 未出版就传唱全国的歌

  918事变后,东北锦绣河山沦陷敌手。东北军官兵,东北百姓,携妻带子被迫流亡关内,心头都郁结着悲苦怨愤。

  在西安,张寒晖耳闻目睹了几十万东北军和人民流亡悲痛的声音与惨景。他到西安北城门外东北难民集中的地区走访,与东北军的官兵和家属攀谈,听他们控诉"九一八"日本鬼子的罪行,听他们对失去故乡、亲人的思恋。以此创作出《松花江上》的歌词,并以北方失去亲人的女人,在坟头上的哭诉哀声为素材,写成《松花江上》的曲调。这首歌曲还没有出版,就在民众及东北军中传唱,而且很快传遍大江南北。它不仅唱出3000万东北同胞悲惨遭遇和悲愤之情,更唱出了全国军民一触即发的抗战呼号。

  "西安事变"前夕,西安爱国青年去临潼请愿时,行至十里铺,张学良将军驱车赶来,劝导学生勿去临潼,怕有危险。这时,有人唱起了……"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流浪,流浪……歌声悲壮,令人断肠。张学良将军沉痛地说:"请大家相信我,我是要抗日的……我在一周之内,用事实来答复你们。"可以说,这首歌,对"西安事变"起到了一定推动作用。

  毛泽东曾经这样说过,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两个师的兵力。《松花江上》在日寇大举侵华的紧要关头,唱出了"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民众乃至全国人民的悲愤情怀,唤醒了民族之魂,点燃了中华大地的抗日烽火。1937年除夕,周恩来在《现阶段青年运动的性质与任务》一文中,也提到:"一支名叫《松花江上》的歌曲,真使人伤心断肠。"上个世纪60年代,周总理指示,将《松花江上》编进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可见当年这首歌曲的流传和对中国人民抗战,有着巨大的影响。

  真相三 西方列强与日本秘密协议

  "九一八事变"中,苏联政府致电中国表示同情,对日本侵犯苏联在中东铁路拥有的权益提出强烈抗议。但与此同时,为避免与日本直接冲突,苏联政府两次向日本致函表示,对于中日冲突将采取不干涉主义的中立立场。

  "九一八事变"前一天,美国国务卿与日本驻美大使出渊胜次达成一项秘密谅解:美国保证不干涉日本在中国东北的行动,日本则保证其在中国东北的行动应限于锦州以北。直到日本侵占锦州,并向锦州以南进犯时,美国国务卿史汀生才照会中国和日本,宣布日本对中国东北的侵略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干涉,违反了凡尔赛和约,美国政府对此不予承认。由于没有采取遏制日本侵略的具体行动,美国的这一政策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

  1931年12月10日,在中国代表一再要求下,国际联盟决议由英国人李顿爵士率英美法德意等五国代表组成调查团,实地调查"九一八事变"情况。国联调查团在东北进行了总共6周的所谓实地调查,起草了共14万多字模糊是非、混淆黑白的调查报告书,暴露了西方列强对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绥靖政策。李顿调查团报告书一出炉,全国人民表示强烈反对。

  真相四 一封烈士的遗书

  "九一八事变"不久,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存亡,赵一曼舍子从戎、奔赴东北。她组织了一系列宣传活动,而后带领一支游击队驰骋于白山黑水之间,红枪白马"的英姿令日寇闻风丧胆。一次激战中,赵一曼受伤被俘。负责审讯她的日本军官大野,为了获取所需情报,一边以药物治疗维持赵一曼的生命,一边软硬兼施,使用非人的酷刑和"心理战术"进行逼供,但始终一无所获。

  在无声的教育和感召下,董警官和韩护士暗中帮助赵一曼越狱,但半路上不幸再次被捕。穷凶极恶的日寇最后对赵一曼动用了电刑,企图通过破坏神经达到让她开口的目的。残忍的电刑下,赵一曼仍未动摇,日寇因此决定处死她示众。在赴刑场的列车上,赵一曼提笔给儿子写下了遗书:

  我的亲爱的可怜的宁儿,妈妈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什么是牺牲?就是在今天以前,你一直在妈妈的怀抱里;而在今天以后,妈妈却只能留在你的记忆里了。我亲爱的儿子,妈妈对的起你,因为妈妈是慷慨赴死的;我的苦命的儿子,妈妈又对不起你,因为你还要艰难地活着。赶快长大成人吧,我的宁儿,长大成人之后,你要自豪地告诉所有的人,你的母亲叫赵一曼。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当日,带着对儿子的无限深情,赵一曼从容就义,年仅31岁。

责任编辑:研招网    


掌握考研,下载手机客户端